Acerca de

尊 貴 的   貝 瑪 秋 尊 佛 母

在末法時代,世界總是飽受自然災害和人為紛爭的摧殘,戰爭、種族衝突、旱災、洪災、饑荒等噩耗時常出現在報章雜誌中。世界各國的政治或精神領袖們也忙於尋求解決的方法。然而,幾千年前的佛法早已教導我們因果業的概念──世間的現象都是互為因果。外在的超自然力量無法改變任何因果業報。因為我們所經歷的幸福快樂或痛苦煩惱,都是過去生或此生所做的一切善行或惡業的結果。

現代化讓我們生活更便利,卻讓道德更淪落,價值觀的扭曲,鼓勵人們唯利是圖,物質至上思潮的薰炙,讓貪、嗔、癡、傲慢、嫉妒、吝嗇、懷疑等負面習氣高漲,締結更多惡業,而「種惡因必嚐惡果,種善因當獲善果」的亙古不變真理,不論你是否為佛教徒,莫不平等應驗。所以當我們缺乏和平的「因」,怎能期待和平的「果」呢?

佛陀深知一切平安快樂、痛苦煩惱,皆來自內心的反射,從根源究竟解決這些顯現於外在的不安、混亂等,達到永恆的平靜與祥和,就是佛法的根本目標。而佛陀依其所證悟的實相,指導我們如何取捨正面和負面的萬法,這些珍貴的修持之道就是佛法。故佛法的內容和眾生們所追求的究竟平安快樂是完全符合的,徹底滿足眾生離苦得樂的希求。

諸佛菩薩憐憫眾生,為幫助眾生遠離痛苦煩惱,配合眾生的不同習氣,以種種不同的身分示現於這個世界,或臨時的拔苦救難,或賜予暫時的安樂,最終令眾生透過佛法的學習而達到究竟的佛果。

貝瑪秋尊佛母是耶謝桑波仁波切的佛母,是由傳承上師預言指定的空行母,亦是蓮花生大士的佛母──耶謝措嘉佛母的化身。法王 董瑟聽列諾布仁波切在其藏文論著的全集中這樣寫道:

嗡 願一切吉祥

長久以來對我具

視土為金之淨相

聖賢師耶謝桑波

其侶生為台灣女

貝瑪秋尊的心地

如蓮綻放般潔淨

依止蓮花金剛語

部主蓮花生大士

蓮師教法三門禮

全心奉獻而付梓

法寶舍利廣流傳

世間寶石無可比

吉祥七聖財功德

自在掌握的發心

誰人能有她心續

圓滿富有福德資

暫時應生於何界

勝生圓滿即俱足

終究獲得法身佛

如來佛陀如是說

蓮花生大士為了將來有緣的眾生得以聆聽完整、深奧、近傳、無污染及無漏加持的密法,在耶謝措嘉佛母的祈請和協助下,將許多重要密法巖藏於虛空、山、水、岩石等各處,並授記各伏藏師於不同時代掘出利益當代眾生,開啟藏傳佛教中伏藏近傳的新頁。

此伏藏法直接來自蓮花生大士,並且授記於當代取出,極為近傳,加持力自然無以倫比,若無耶謝措嘉佛母的全力促成,後代佛子們是無緣親近此殊勝教法的。貝瑪秋尊佛母乃具特殊願力而來,肩負協助耶謝桑波仁波切推展佛法事業與守護維持珍貴大圓滿教法之純正的重責,亦是佛法傳授因緣的主宰者,依其敏銳的直覺與判斷力,配合化機們的福報和因緣,決定仁波切傳法的適當地點與時機,賜予化機不同的協助,以獲得純正教法的正確結果。

尊貴的佛母亦是一切眾生之母,她對眾生展現無盡的慈悲和耐心,胸懷廣大的悲願力,任何人無法超越,任何事無法阻擋,經常為了排解弟子的煩惱與障礙而廢寢忘餐;在法務上的全力以赴,更是令我等凡夫驚嘆與不可思議。她默默付出而忽略自己法體的維護,正符「為法忘軀」之大無畏精神,身、語、意未曾離開三寶的一切行儀,成為弟子們的典範。

她擁有耿直而開朗的性情,以淺顯易懂的言詞,讓愚昧的我等弟子了解法義並充滿法喜;若遇頑強難調之弟子,則直言不諱,毫無保留,不論耗費多少精力,必達轉負為正,才稍覺寬慰。佛母總是無條件地付出,其利生的強烈慈願,深得依止的眾生們所敬愛。您是無比的依怙!如擎天般的須彌山穩健地呵護著大地有情,有這般的殊勝佛母,亦是眾生們的莫大福報,願見聞者的內心皆油然生起強烈的信心而見賢思齊,深入正法而得成就。

在我們的傳承中,尊貴的貝瑪秋尊佛母是極端重要的,為了保存佛法與發揚仁波切的佛行事業所作的貢獻更是無法形容,就如仁波切所云:

願上師預言之事業主法體安康

願蓮花法光深廣恩澤普及大地

願與您大慈悲結緣者皆得解脫

願您三門之淨德令密法永不衰